| 网站首页 | 关注男护 | 信息中心 | 资料下载 | 图片中心 | 男护论坛 | 男护博客 | 招聘求职 | *搜男护* | 会员 | 邮箱 | 导航 | 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男护士网 >> 关注男护 >> 男护风采 >> 正文
  [图文]男护士叶昌才:精神科里的“南丁格尔” 【注册男护士专用博客】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
男护士叶昌才:精神科里的“南丁格尔”

www.nanhushi.com     佚名   网络 

  在女护士一统天下的医护行业里,男护士几乎是“万花丛中一点绿”,于是就有人把男护士戏称为“男丁格尔”。他们人数虽少,却在特殊的岗位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,已经成为护理行业里不可缺少的一支力量。近日,记者走进金华市第二医院,专门探访了精神科男护士叶昌才“特殊”的护理工作。

  6个男护士,只有我一人坚持下来

  两道白色的防盗门,刷得雪白的病房,巨大的透明玻璃,装着铁栅栏的阳台。下午2时,在精神科第四病区,80多名病人经过午休之后,在护士的带领下来到活动室,或下棋、或打牌、或看电视,秩序井然,看似与其他病区并没有多大区别。不过,记者注意到,病区的每个病房和通道都装有门锁,钥匙护士、医生人手一把,出入间大家都会特别注意把门关好。

  “这样做是为了确保病人的安全,防止他们在发病的时候乱跑。”活动室内,叶昌才如往常一样,静坐在病人之中,细心地观察着周围的变化。前几天,51岁的他刚拿到30年护龄证书,他也是金华地区目前唯一拿到这本证书的男护士。

  “我们病区有12个护士,只有3个男的。整个院里也只有7个。”叶昌才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都习惯了,上学时,我们专业才6个男护士,现在坚持做下来的就我1个。”

  叶昌才是龙游人,高中毕业后,听从父母的意见,选择进入医院工作。“那时候的医生,都是医科大学分配的,只有报考护理专业,成为一名男护士,才有可能进入医院。”

  当时卫校招生都是定向的,从踏入学校的第一天起,就已经决定了你要去哪个医院。得知毕业后将被分配到金华地区精神病医院,也就是现在金华二院的前身。叶昌才也曾矛盾挣扎过,“男人干护士本来就抹不开脸面了,还要去精神病院,那里都是什么人啊,想想都恐怖”,可瞧瞧自己并不健硕的身材,下地干活没力气、工厂上班又没优势,他还是狠了狠心,踏入了卫校的大门。

  经过一年多的培训,1980年,18岁的叶昌才收拾简单的行囊,与其他5位男护士一同进入医院工作。可这第一次会面,就让他傻了眼。“毕业之前,没来过医院,只听金华人都管这家医院叫‘西关医院’,金华话里,‘西关’听着很像‘西瓜’,读书的时候,我还一直想着,是不是上班的地方,周围有吃不完的西瓜。”不过,等待他的,只有一片孤立于城市西南的荒地和每天超负荷的工作量。

  由于“西关医院”是当时金华地区唯一一家精神病医院,近到武义、兰溪,远到温州、上饶的病人都会送到这里治疗,面对人数庞大的病患群,医院往往处于“供不应求”的状态,更何况人才稀缺的男护士。因此,除了担负起日常的护理工作,男护士常常还要充当“护花使者”的角色,面对行为古怪、情绪波动大、偶尔还有“暴力倾向”的患者,要第一时间冲上前去。

  “挨打、受伤是常有的事。”不过最令他们难受的,还是来自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。渐渐的,与他一同进医院的男护士纷纷转业而去,只留他一人独立坚守在岗位上。

  当男护士,能陪聊也得愿挨打

  从病房门口走到活动室,最多20米,可这短短的路程,叶昌才却来来回回地走了30年。

  第一次站在80多名精神病患者面前,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,可患者还是好奇地围在你身边,看着你,告诉你他昨天晚上梦见了什么。

  叶昌才低声说,“不要怕,他们不会伤害你,如果怕,才是对他们的不尊重。”看着他很自然地坐在患者中间,对其中一个患者说,“听说最近你的棋艺进步不错,待会我们来一盘?”又对另一个患者说,“已经和你家里联系过了,他们身体都很健康,抽空就会来看你,你别惦记。”

  和患者聊天,也是一种治疗方法。一边聊天,一边要观察他的表情,看他会不会冲动,“很难一下子就猜准患者的心思,要引导患者说出自己的想法,才能明白患者的心结。引导他把心里的苦闷说出来,鼓励他相信社会的美好。”叶昌才说,“关键是得语气平和,不能把病人当病人看,就像我现在和你聊天一样。”

  不过,比起现在的镇定自若,工作之初,叶昌才和普通人一样,对精神病人心存畏惧。“刚来病房时,有的患者看我的眼神很凶,我不敢朝他看过去,更不敢和他说话。”

  第一个岗位,是在女病区。18岁的他在花园一不留神就被发病的女病人跳到背上,亲昵地喊着“情哥哥”,弄得他面红耳赤,不知所措。之后,考虑到男护士在女病区的生活、料理方面都不太适合,医院将他调到了男病区。

  来到男病区后,工作上虽然不再需要束手束脚,但惊险程度直接跃升了好几颗星。“被骂,被吐口水,在这里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。”叶昌才指了指右边眉角的一块疤痕。“这是很多年前被一个狂躁症患者打的,当时正值夏天,患者突然发病,抡起衣服在床上‘跳舞’,害怕他把衣服甩到吊扇上造成危险,我就上去劝说,谁知他二话没说,一拳就打了过来。”就在几天前,给病人发药的时候,一位发狂的患者猛得咬住叶昌才的大腿,等一帮同事劝下来后,他的裤子破了,腿上的肉也又红又肿,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。

  “我们这里的护理工作,要比别的医院更难,除了保护患者,我们还要保护自己,哪怕被患者打了,也绝对要保持理智。”在精神科,挨打对每个护士来说,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虽然有时候很委屈,但他们的工作原则是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”。叶昌才说,每个精神病患者的背后都是一个遭受重创的家庭,都有一段难言的故事,他们比正常人更需要理解、帮助和信任。

  患者康复后的一声“谢谢”

  是我一直坚守的原因

  “一个大小伙子,不当医生怎么当护士?”每每遭遇别样的目光和同样的问题,叶昌才总是无所畏惧地笑笑,“看到一个病人在我们护士的悉心照顾之下,康复,出院,像正常人一样对着我们说‘谢谢’,一切都值了。”

  这样的坦然是在叶昌才工作了7、8年之后才有的。以前,只要碰上同学聚会或是亲戚朋友问起,他总是含糊其辞地回答:医院。“一听医院,大家就会条件反射地问我是不是在金华中心医院,我也就嗯嗯啊啊地说是了。”




 

文章录入:杜斌    责任编辑:杜斌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

     

    联 系 信 息
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最 新 推 荐

    信 息 快 递

     

    人才搜索 最新招聘   免费发布 最新人才   免费注册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招商合作 | 管理团队 | 友情链接 | 广告服务 | 管理登录 | 

    Copyright©2006-2017 中国男护士网 地址: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古槐路89号
     QQ留言 QQ群 电话:15069789263 邮箱:malenurse@163.com
    鲁ICP备17052714号-1   鲁公网安备 37089902000011号